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热点排行
济南内城巷战 济南解放
更新时间:2019-09-01 13:35:03 点击数:163 来源:诸暨信息网

  1948年9月24日凌晨,解放军攻济大军突破内城城墙,分别从内城东南角、内城西南角坤顺门攻入内城,展开巷战。

  攻城东兵团九纵二十六师七十五团、七十六团一部等后续部队跟随二十五师七十三团迅速拥入城内。同时,九纵八十团在炸毁新东门(巽利门)后,2个营涉水过护城河,实施连续爆破,于7时05分攻入城内;渤纵新编第十一师第十七团一部在副团长王世延指挥下,在新东门以北渡过护城河,竖梯登城,在城墙上与守军白刃格斗,消灭了突破口北面守军;八十一团于7时20分在七十三团右侧登城;七十九团一营由七十三团突破口投入纵深,二营在原定突击点突破登城,迅速投入巷战。

  九纵七十三团二营在营长崔玉法率领下,顺历山顶街向北攻击前进。四连二、三排兵分两路,他们打垮了敌人一次次反扑,来到府东大街。

  这里要介绍一下泉城路,如今横贯老城东西的的泉城路,是在1965年由济南市政府将原府东大街、府西大街、院东大街、院西大街、西门大街、西门月城街等11条道路合并拓宽形成的。府东大街大致在今青龙桥西至省政协门口;府西大街大致在省政协到县西巷、院东大街大致在县西巷到院前街;院西大街大致在院前街到省府前街;西门大街大致在省府前街到西门东;西门月城街大致在今西门桥附近原泺源门瓮城内。

  此时,济南老城内这条主要马路上遍布大大小小的碉堡,据济南地下党战前侦查统计,从西到东,太平寺街口有大小各1个碉堡,布政司街口1个,榜棚街北头1个,芙蓉街向东路南,防空指挥部门口有2个,南门大街北头1个,院东大街路北,军管区司令部门口1个,皇亭内有4个,院东大街东头,保安司令部门口有2个。按察司街南头1个,历山顶街西头1个,珍珠泉门口有2个,院前街路西冲芙蓉街1个,院前街路当中有一3米高圆形大碉堡。每个碉堡都有1个班或半个班的兵力守卫。

  当时,整个济南老城内修筑了各种街垒,有紧靠建筑物一角的,有在十字路口中间的,有用钢筋水泥建筑的永久性碉堡,也有用麻袋垒起来的临时工事。他们利用这些街垒及周围各种建筑物上配置的火力点,与进攻的解放军顽抗。

  九纵七十三团二营正要向教练所(今山东省政协——作者注)方向进攻,这时,3辆坦克向他们冲来,机枪、坦克炮一起向他们扫射轰击。八班长邵泽芳和机枪班副班长刘学亭带战士们猛烈射击。三排副排长抱来一包正准备爆破,但坦克离他们30多米远就向后退去。

  营长崔玉法命令他们不要恋战,赶快向省政府进攻,去“活捉王耀武”。六连二排、三排继续沿府东大街向西插去。当他们来到教练所(今省政协处——作者注)时,只见一、二百辆各式大卡车停放在空场上,旁边还有7辆装甲车。原来这里是守军的装甲车营。他们顾不得清点,继续向前进攻。二营之所以进展神速,是因为该营战前集中演练的就是巷战。

  下午2时30分,二营四连到达珍珠泉,二排五班长李本修用把迎面的石墙炸开个大豁口,战士们冲进去,缴获了10门榴弹炮、3门山炮。四连二排五班打到平泉胡同时,两个地堡、一辆坦克封锁了街道,战士迟积敬爬上屋顶,把坦克前面的地堡摧毁,五班长李本修把后面的地堡也炸塌了,坦克进退无路,只好做了俘虏。

  三营进入城区后,沿南北仓棚街(今县西巷西侧——作者注)、院后街向西插,张慕韩命令一营协同二、三营进攻省政府。

  九纵七十五团投入纵深战斗后,由才盛巷、牛头巷(今县西巷西侧——作者注)向珍珠泉攻击;七十九团以分割包围战术,自东门打到大明湖,俘敌1500余人;八十团沿城墙向北进攻,打到新东门(巽利门)北第4个突出部。

  九纵七十六团副团长兼参谋长阎川野率领一营、二营从七十三团突破口进城时,二营长刘绍毅建议部队分两路:一路由突破口进入,另一路从突破口左侧城墙架梯登城。这样既可以减轻突破口的拥挤,加快进城速度,同时,登城成功又可以解除突破口左翼的威胁。阎川野立即同意,命令二营登城后向西发展,夺取南门制高点。

  二营由副营长孙礼典带领五连,副教导员于得海带领六连由突破口突入,营长刘绍毅*带四连冒着守军猛烈的火力从突破口左侧架梯登城,守军在南门制高点的火力掩护下,整连整连的进行反扑。四连伤亡过半,但在刘绍毅指挥下顽强抵抗,8、9米宽的城墙上,布满了尸体,中间1米多深的交通壕也填满了尸体。激战中,四连长曲元寿被一颗手榴弹击中牺牲。

  为了增强进攻力量,阎川野命令六连换下了四连。这时,已是早上7点多钟,南门守军仍在顽强反扑,阎川野命令登城的团八二迫击炮连对准南门实施炮击,压制守力,掩护部队进攻。经过激烈争夺,六连占领了3个突出部。

  与此同时,下城的五连在副营长孙礼典和连长姜文状带领下,顺南马道街(今黑西路解放阁到南门一段——作者注)一步步向南门逼近,不断消灭城下的守军,断绝了城下对城上的支援。

  当一营拿下舜井街北口的环形街垒时,南门的守军仍凭借着高大的城墙工事继续抵抗,五连长姜文状急中生智,命令通讯员往碉堡里打信号弹,结果把里面的铺草打着了,碉堡里浓烟翻滚,守军被呛的实在坚持不住了,高喊:“别打了,我们投降。”

  受降后,一个俘虏问:“同志,你们用的什么武器?一条条红的、白的,火龙一样。。。。”战士们听了哈哈大笑。

  这时,一营在营长李元伦带领下也迅速进城投入巷战,与守军逐屋拼杀,甚至每堵墙壁都是双方反复争夺的阵地。混战中,攻守双方一堵墙一个屋的争夺,我军一条巷一条街的占领,战役结束后,济南城几乎每家房子都没有大门,每座房屋墙上都有打的洞口。

  上午9时,阎川野来到一营在舜井街舜皇庙东侧的阵地,他召集营长李元伦、教导员曹本善等一营干部进行了短暂的分析研究,决定避开守军正面火力,从街道两侧打洞,迂回包围,然后集中火力,爆破突击,夺取街垒。

  上午11时,一营打到舜井街北头,被府东大街与院东大街的十字路口(今泉城路与舜井街、县西巷十字路口处——作者注)一个坚固的环形街垒挡住了去路,街垒配置了上中下明暗多层火力点,封锁了四面的街道,前面还设置了铁丝网。

  一营一连占领了街垒对面的一排房屋,但却过不了大街,他们虽组织了多次爆破,但在守军的交叉火力下,几个爆破组的战士牺牲大半。

  李元伦将轻重机枪全部集中,明确每个射手的封锁目标,又令二连在房屋墙上掏了许多假射击孔以吸引守军的火力,真射击孔暂不掏通。

  将近12时,教导员曹本善带一连、三连穿墙打洞,进行远距离迂回,几经争夺,终于在侧后接近了街垒。

  阎川野一声令下,机炮连的炮弹飞向街垒, 二连捅开真射击孔,两三挺机枪对准一个火力点猛烈射击,一下把守军的火力压制了下去。爆破组迅速跃进接近街垒,经过连续爆破,终于打开了突破口。这时,迂回到侧后的一连、三连从屋顶上攻了过去,占领了制高点。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拼杀,死守工事的守军被全部歼灭。

  下午2时,一营与兄弟部队一起,打到珍珠泉北侧。下午5点,一营攻至大明湖南岸,与八十一团一起歼灭了1个榴炮阵地,缴获榴炮26门,俘敌300余人。

  宣传股长王天德把战士们的先进事迹,攻击、斩俘缴获等情况写成快报,冒着枪林弹雨送到各营各连,在路上不幸中弹牺牲。

  渤纵新编第十一师第十七团在巽利门以北登城后,三营沿城墙上交通壕向老东门攻击,整编第十五旅一部凭借壕沟和地堡拼死抵抗。九连李景胜小组在5分钟内每人投掷了50多棵手榴弹,敌人扔下20多具尸体向老东门退去。李景胜冲锋在前,这时,他听见旁边地堡里有机枪换梭子的声音,一个箭步扑上去,把机枪夺了过来。敌惊失色,战士邢德玉高举手榴弹冲上去,大喊“缴枪不杀!”20多个敌人举手投降。11时,第十七团攻至老东门,约两个营的守军到城下,缴械投降。

  第十七团在城墙上向老东门进攻时,新编第七师第一团、第二团歼灭了老东门外整编第十九旅第五十五团一部;一团在老东门南侧架梯登城,配合十七团将城头上守军逼退到城下;第二团炸开城门口的沙包,突入城内,占领了顺城街;第三团在城北攻占了城外地堡,连续两次对内城与外城交会三角段实施攻击,将守军击退,占领了北城墙东段。

  下午4时50分,九纵七十三团三营七连突到珍珠泉东南角。至此, 七十三团北与二十七师,西与十纵、南与十三纵会师。

  下午2时40分,九纵二十七师七十八团攻至百花洲,配合三纵八师二十一团、十三纵三十八师消灭了在正谊中学(今济南艺术学校,原址在今大明湖景区司家码头附近——作者注)顽抗的守军900余人。

  渤纵新编第十一师第十八团奉调为九纵第二十七师预备队,并担负直插纵深,分割敌人的任务。第十八团左与第二十七师,右与第十七团并肩攻击前进;第十九团沿指挥巷、学院街直插汇泉寺、历下亭。守军用各种武器封锁着大街小巷,战士们用小包在院墙、山墙上炸开通道,一个院子一处房屋的争夺。

  下午,五连五班进至秋柳园街,他们在一堵院墙上放上1个小包,一声巨响,院墙炸开一个1米多高的窟窿。就在这时,对面屋中打出一排,排长王怀庆命令:“去一个班,解决它。”

  五班长刘克礼带战士薄祁安、陈修善、李洪臣从一条夹壁缝里进了院子,只见屋里的敌人乱成一团,他们大喊:“缴枪不杀,解放军优待俘虏。”

  屋里的敌人沉默了一会,便打出白旗投降,五连缴获轻机枪3挺、小炮2门、1支,近百支,俘敌1个连。

  下午4时,第十八团进至守军保安司令部,一营、三营分别从东和东南向敌人发起进攻,经数小时激战,在三纵配合下,全歼守敌。十八团二连冲上汇泉寺,消灭残敌70余人。

  至此,九纵二十五师一部、渤纵入城部队及十三纵三十八师与三纵八师一部占领了大明湖东、南、西三面湖岸,守军仅剩下大明湖北岸张公祠(今大明湖景区南丰祠,解放前为纪念清光绪十二年至光绪十七年任山东巡抚张曜的张公祠。解放后,改为纪念北宋齐州太守曾巩的南丰祠——作者注)以西、铁公祠以东不足500米的狭窄地带,且全部处于解放军视野之中和射程之内。在成仁祠地下室的王耀武见大势已去,逃出济南,后在寿光被俘。

  渤纵新编第七师从老东门入城后,一部向西进攻,一部沿城墙向北进攻,然后折向北城根西进,包抄守军退路。第一团沿大明湖北岸向西不断发展。第二团沿城墙向北进至艮吉门附近,消灭部分残敌后与第三团会合,继续向北极阁发展。

  守军终于丧失了斗志、到处乱窜。整编第十五旅第四十三团部分军队从北极阁西向北突围,在杨家庄附近,遭到渤纵新编第七师第三团一营的截击,第十五旅少将旅长王敬箴以下400余人被俘。

  渤纵新编第七师第一团占领汇波门后,与第二团协同向西进攻,三团在城北登城,参谋长柯金山率领三营一部沿城墙一直打到城西。残敌被压缩到长约3里的西北角城墙上,凭借高大城墙死战不降,三纵八师二十二团占据有利地形,往城墙上猛扔手榴弹,炸的敌人血肉横飞,经过6个小时激战,解放军终于踏着七八百具尸体登上了一片狼藉的城头。

  【恐龙哥哥户外旅游】10.1长假独家线路:靖边波浪谷、二郎山、镇北台、香炉寺、红石峡、府谷老城躺卧车陕北深度休闲游+白石山

上一篇:毛主席为何生不进故宫死不进八宝山?有蹊跷

上一篇:中国侦察兵男扮女装搞特攻各国都有先例有的一不小心被掰弯

图片新闻
热点新闻
Powerd by 诸暨信息网 版权所有
违法信息举报:企鹅:1 2 6 9 2 4 5 3 8 1 粤ICP备17063610号-1